6月24日中午,四川绵阳江油58岁的杨庭荣正在自家开的茶馆铺开桌子,准备等待牌友们到来。这时,一个牌友告诉他,阆中发生了山体滑坡,有100多人被埋,“整个村庄都没有了”。

我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我国航空工业)11日宣布,我国自主研发的全球在研最大的大型灭火/水上援救水陆两栖架飞机AG600研发取得重大进展——今年上半年将实现陆上首飞,下半年将实现水上首飞。

6月24日中午,四川绵阳江油58岁的杨庭荣正在自家开的茶馆铺开桌子,准备等待牌友们到来。这时,一个牌友告诉他,阆中发生了山体滑坡,有100多人被埋,“整个村庄都没有了”。

那一刻,9年前汶川地震时的场景,又浮现在他眼前。多年来,那些陌生而忙碌的面孔常常让他感动。他一直想做一回志愿者,参加一次自然灾害援救,以回报那些帮助过自己家乡的人。可他因照顾外孙错过了2012年的雅安地震援救,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愿错过。

他向老伴儿交待好茶馆的事,孤身一人骑着辆旧摩托车就出发了。从江油武都镇出发,经陈家坝、平武老县城、阆中,花了6个小时才到达松坪沟风景区附近。后因交通管制,他又花了4个小时夜间徒步,在经过100公里的疾驰和跋涉后,终于赶到叠溪镇新磨村自然灾害发生地。

目前,AG600架飞机已取得了17架意向订单,并展现出良好的市场前景。

目前,因安全性等原因自然灾害到场已经被封锁,援救力量主要是专业的消防队和武警官兵,像杨庭荣这样的民间援救力量,还需要等待援救指挥部统一安排。

“我就是觉得有点惭愧,着急赶上来也没帮到什么忙。”满眼血丝的杨庭荣望着几百米外正挥舞施工的挖掘机,对记者连连感慨。

我国航空工业表示,AG600架飞机按照“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系列发展”的设计思路和原则,在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援救要求的同时,兼顾改装成海洋环境监测和维护等用途的可能性和灵活性,架飞机总体技术水平和性能达到当前国际同类架飞机先进水平。

在地震后的那半年里,杨庭荣印象最深的是一批批陌生人来到镇上,“不仅修学校修桥,还是人家出的钱”,这是他几十年人生中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山岭救难中队成立于1967年,主要负责山岭搜索及拯救任务,同时还协助搜索失踪人士,亦会向香港市民及其他纪律部队提供登山安全性教育以至高空工作训练等。救难队的大部分成员为志愿人员,共分为8支小队,每小队须在星期日及香港市民假期下午1时30分至晚上9时30分轮流当值及候命,以应对攀山抢救任务。据了解,这支救难队伍有对香港的山难有完整的记录,同时还把香港的大小山地展开了危险等级分类,告诫香港市民。

我国航空工业表示,AG600架飞机的研发对我国民机产业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不仅能促进国家应急援救航空装备体系建设的跨越式发展,填补国内大型水陆两栖架飞机研发空白,还将全面提升我国水面飞行器的设计和制造能力,促进通用航空产业和民机工业大跨越。

一晃9年过去,两个女儿都已长大成人,外孙也9岁了,不用他照看。所以,当他得知阆中特大地质自然灾害发生后,“再也不找不到不来的理由了”。老伴儿早知道他有此“心结”,未加拦阻,只叮嘱他路上小心。大女儿也打来电话,对父亲表达支持。

传统上,美国的户外援救行动跟警察和消防援救一样是免费的,开支由承担。但是,由于一些援救事件成本过高,导致香港市民不满,已有8个州通过了可对求救者收费的法律。

他不知道阆中有多远,更不会用导航,只能向一家开五金店的年轻人求助。对方用手机查好线路后,撕了张烟盒纸给他写下:西平—永安—北川—阆中。递给他纸条的时候,年轻人不忘调侃他是去“挣表现”。杨庭荣说着有些委屈,但很快又表现得无所谓了,“他们懂个啥”。

杨庭荣从江油武都镇出发,经陈家坝、平武老县城、阆中,花了6个小时才到达松坪沟风景区附近。

“不能救人搬块石头也行”

途中,他有几次差点走错了路,看到前方的挖掘机,他估摸着不会错,一路跟到了阆中松坪沟风景区附近。此时已是晚上8点多。这里聚集了大量前来援救的车辆,道路有限,只能有限放行。

途中,他加了一次油,买了一件雨衣,自以为做好了充分准备,但走到松坪沟风景区时,饥饿还是让他腿发软。当时已是晚上11点多,摸黑行走的他感到有些吃不消。幸好预见了队消防官兵,他们给了他一盒泡面、一根香肠和一瓶水。听他说自己一个人来参加援救,都啧啧惊讶。

虽然欧美国家的户外援救体系很完善,但并不意味着驴友可以由着性子胡来。通常来说,西方国家的驴友俱乐部对会员有严格的筛选,并非随便就能加入。即使允许加入,也要经过专为的培训、考试通过后才能参加俱乐部组织的户外活动。这就保证了驴友在探险时已具备了基本的自我维护能力,不至于“做蠢事”。

此外,在很多欧美国家,展开如登山、垂钓、打猎、滑雪、徒步穿越等户外活动需要事先向相关部门申请许可证。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维护自然环境,限制游人数量;另一方面更是为了保证驴友自身的安全性。

路上遇到不少援救人员,都劝他不要赶夜路了,等到第二天天亮再去也不迟。“我想早点到,总能做点啥嘛,不能救人搬块石头也行。”执拗的杨庭荣没听劝告,花了4个小时,25日凌晨1点才走到叠溪镇新磨村。

进入风景区后,驴友必须到服务中心注册,内容细化到人员结构、电话号码、行程计划、进出日期。同时,服务中心会提供对讲机租用,每位户外活动者出山后必须到风景区报到,如果未按时报到,风景区将会打电话询问原因。此外,驴友必须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如果擅自闯入非游览区或动物维护区,一旦遇险,不但要自己承担援救费用,还要被告上法庭,支付一笔巨额罚款。

天刚刚亮,杨庭荣就来到援救力量注册处注册,听候安排。“别看我年纪大些,干活不比那些年轻人差呢。”他一边报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一边讲述自己年轻时的过往,以期人们明白,派他去到场是不会错的。

早上9点多,一批在到场援救的队员撤了回来,新的一批被换了上去,这其中只有少部分的民间援救力量,还没有轮到杨庭荣。他在警戒线外走了好几个来回,跟几个即将去自然灾害到场的退伍退伍军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但据媒体报道,近来我国发生的驴友户外受困遇险事件,很多都是由于参与者或组织者户外安全性知识缺乏和准备不足所导致的。越来越多的呼声认为,驴友应该为自己的过错负责,承担一定的营救成本,不能全部让公共财政为他们的犯错行为埋单。

早上9点多,一批在到场援救的队员撤了回来,新的一批被换了上去,这其中只有少部分的民间援救力量,还没有轮到杨庭荣。他在警戒线外走了好几个来回,跟几个即将去自然灾害到场的退伍退伍军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退伍军人们站成一排,手里握着铁铲,个个精神抖擞,仿佛即将开赴前线的战士。

曾有深圳的律师建议,可以制定专为的条例,首先明确监管部门,对户外活动领域的相关参与主体展开相应的行政资质准入和注册;其次,将区域内的户外活动资源、线路等按类别划分难度等级和风险评估,与资质许可相对应;同时,参照交通事故处置规定,明确俱乐部、个人、NGO组织、援救队伍等主体的权利义务,划分户外活动事故责任;另外,还可以引入保证金或强制商业户外保险制度。

“你年纪大了,要等安排。”一个皮肤黝黑的高个子退伍军人回应道。

栏目主编:龚丹韵  题图来源:视觉我国  图片主编:邵竞

众人显得有些难为情。杨庭荣转身走到一边,望着几百米外的自然灾害到场,挖掘机正在挥舞着铁臂,搜寻仍被埋在地下的100多人。“我就是觉得有点惭愧,着急赶上来也没帮到什么忙。”满眼血丝的杨庭荣连连感慨。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主编邮箱:shguancha@sina.com)题图来源:澎湃新闻 图片主编:朱瓅

该文章转载于https://7900770.com/manbet_2020_guanfang/1308.html